【惊悚乐园】一次令人深思的谈话

摸个鱼……非要有CP的话大概是伍迪x封不觉,吧【。


一次令人深思的谈话。


“我说,”封不觉突然开口,语气是种没吃饱饭般的懒洋洋,配合着他现在这幅躺在地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的状态,十分相得益彰,“你什么时候能把那套神经兮兮的二表哥西装给脱了,换个别的?”
“嘿嘿嘿……那可不行,这套是地狱公务员的标准制服配置。”
“眼镜也是?”
“眼镜是个人趣味。”
他说话的对象,没错就是你们想到的那个人,也用着和封不觉基本相同的姿势躺着,但伍迪身下的是宽大豪华的真皮沙发,旁边还摆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精致的茶点,反观躺在地上那个,处境差别可见一斑。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空间可承受的力量上限还真是低。”封不觉脑袋一歪,任由上下文毫无关联的糊弄过去,“身体素质顶多相当于十级。”
“差不多就相当于你的身体现在的状态。”伍迪有板有眼的和他对答,眼镜上闪过一道白光,“你也该好好适应那样低微的力量了。”
“什么啊——这种‘你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诶嘿嘿嘿‘的语气。”封不觉装模作样的抱怨着,“我是不是该去遗嘱里加一句,‘如果我死了,那肯定是伍迪干的‘。”
“荣幸之至~”伍迪像模像样地行了个骑士礼,不过是躺着的,看着就跟蠕动了几下腿脚没区别。
“而且啊,我明明记得我是被叫来喝下午茶的,结果居然被打了一顿。”封不觉虚着眼面无表情的感叹,“这就是公务员们的待客之道吗——”
“我可没说是下午茶,”伍迪嘿嘿的笑了两声,“而且,应该算是你召唤我的才对。”
封不觉默默闭上了嘴。
伍迪的说法确实没错,是封不觉召唤他的……某种程度上。
实际上封不觉只是在登陆游戏后发现自己的登陆空间里多了点东西,就在他视线略下的地方出现了一根柱子,顶端是个看似精密的操作台,可操作台上只有一个按钮。
一个颜色红得非常纯正,通常在战争类电影中表示“最终兵器”或者“自爆”的按钮。
而好死不死在按钮上方还悬着个文字泡,箭头指向按钮,用同色加粗最大号字体英文全大写标识着“DONT!!!”
“啊。”封不觉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我用触须想都知道这是谁动的手脚。”
既然不让按那我就不按呗,他乐观地想,转头就开始做其他事,嘴里还哼起了歌,仔细一听,歌词全都是“
nya”。
于是他查看物品栏,调整技能,思考自己现在的具体数据,尽量不去想那个碍眼的红色按钮,专心致志做其他事。
做其他事。做其他事,做其他事……
“啊啊啊受不了了吃我大[哔——]哈利路亚!!!”
但见有个身影大喊着冲回来,一巴掌把那个红色按钮给拍了下去。
果不其然,没多久他耳边就响起了嘿嘿嘿的笑声,十分低而细微,就像是贴在他耳边轻笑着一般。
“我可以告你性骚扰吗。”觉哥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再然后他就被吸进了这个空间。之所以说是吸,完全是因为过来的过程像极了被抽水马桶卷着水吸进管道里的[哔——],全程附带着螺旋式翻滚以及无休止的碰撞,最后伴随着哗啦一声被呸进了这个空间,脸朝下地栽倒在地板上。
这直接导致他一落地就开始由衷赞美身下那松软奢华一看就很贵的长毛地毯。
“啊真是软……我还以为从那抽水马桶里出来会掉进一个奇妙的国度呢,黑眼睛黑头发的就是魔王什么的……真是好啊地毯,地毯君——”
“嘿嘿,很高兴你喜欢我的地毯,只不过……”他背后有人开口,从第一个字封不觉就辨认出肯定是那个把他抓到这里来,还在过程中附上极有节奏感笑声的那家伙。长毛地毯吸收了脚步声,但封不觉能从逐渐放大的声音分辨出来,伍迪在向他靠近。
“不过它很快就会被毁掉了。”伍迪的声音里仍藏着笑意,但话音未落,拳头就直接落在了封不觉脸上。
封不觉像触电一样弹起来,警惕的一边摸脸一边盯着伍迪,“刚才那是右手吗!我是被打了左脸吗!不要啊我不要跟奇怪的人订婚——”
“梗玩够了没有?”伍迪笑嘻嘻地扶了扶眼镜,“再不认真点的话你会被未婚夫打死哦。”

于是,十分钟后便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正如觉哥所说这个空间能够承载的力量上限非常低,他的各项能力都被限制,灵能武器用不了不说,各种技能虽然可以使用,但伤害却变得非常低,就好像……
“就好像我是真的在用自己的本体使用出这些技能一样,虽然明白动作该怎么做,熟练度和理解却完全不够。”封不觉若有所思得眯着眼望天花板,累得连眼都不想眨。
“懂得挺快嘛。”伍迪打了个响指。
封不觉没搭腔,默不作声躺着努力让身体尽快恢复体力,还不知道这家伙突然把自己搞到这来有什么企图,但遇见他肯定没好事是绝对的,他一边暗自估摸着恢复的速度,一边脑子里也没闲着,琢磨着伍迪用意的同时还在思考刚刚打的那场架。
力量上限对他的魂意毫无影响,零时差演算照旧是零时差,可就算他及时的意识到了,身体却反应不过来。思维里已经接到了那挥过来的一拳,可身体仍在慢吞吞转身。
……可这无法解释他为什么打不过伍迪,如果说力量被限制了的话,伍迪的力量应该比他受到的限制还要大,双方的数据最大值被固定在了同一位置他还是彻底被压制,那就说明着伍迪仍然比他强很多。
“原来如此……是对力量的操控能力吗。”封不觉回想着刚才伍迪的手法,每一拳都达到了那种状况下的最大伤害。
“嘿嘿嘿……不错不错。”伍迪像是完全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笑了几声又说,“可在这方面你不比Root差,为什么在里空间你会被打出翔?”
“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技巧什么的根本没用处呗。”封不觉耸耸肩,对那个形容完全没有任何异议。
“不对。”
“不对?”
“因为里空间,是那个家伙自己的地盘啊——”伍迪笑起来,卷着舌头唱了一句“我的地盘这儿,你就得听我的♪”然后又说,“我也打不过西蒙,因为他是裁判,是‘决定规则的人‘。”
“啊啊,这又是什么意思,死亡问答吗,可不可以发短信支持选手啊,感觉我的赔率很低耶。”封不觉虚着眼吐槽,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半开玩笑一般叹气,“嗳——如果我现在手上有一把‘伍迪必须死‘的武器,砍你一下,是不是你就会死啊。”
“嘿嘿嘿,谁知道呢……”伍迪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站起来走到封不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过,奥尔确实制作过这么一把剑,就藏在这里。”他朝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要来拿吗?”
封不觉震惊了一瞬间。——只有一瞬间,当他看见伍迪比划着的手幅度已经从胸前降到腿间时,他的语气和眼神同时死了。
“——这次我可以告你性骚扰了吧。”

评论 ( 35 )
热度 ( 332 )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