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know I got to pay the price.

好无聊,骚一下


 
2017/11/10    

百年酿得女儿红,命不久矣数千载。
……嗨呀我真无聊

 

看到活马的第一反应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去当怪盗了吗”以及“miya爸爸是不是偷偷玩了P5!”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怪盗团的服饰正是“反抗的意志”之具现化,这样反过来去思考关于马库斯…马库西玛斯所经历过的一切,不禁又有点感叹。
得偿所愿,恭喜。

 

审美战争

审美战争。


*短小且无聊的飞速摸鱼,大概是罗索&里斯,很烦很烦非常烦

*那个送衣服的梗是参考的野崎君


罗索最近有点烦。

原因是前几天他突如其来心情超好地跑去围观了一次连队蠢货们的日常训练,刚好碰上两次练习的间隙。

连队蠢货们在操场上比身高。

堪称蠢货首领的连队王牌里斯一只手紧紧搂着出叶的脖子,搂得东方人看起来要断气了,另一只手水深火热的在和弗雷特里西玩拇指相扑,一边还在非常有道理地高谈阔论,“身高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啊——你看迪诺假摔的时候只有三十公分,你们还不是谁都打不死他。”

当然我就可以。这么补充着里斯视线角落里突然出现了一双超可爱的高跟鞋,于是立刻为自己的理论添砖...

 

昨天的点文,选中了里鱼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总之开了辆车出来……
脏脏的,谨慎食用。

@世界征服 不知道爪机能不能艾特到_(:з」∠)_
感谢各位捧场

http://www.jianshu.com/p/47d8360d9226

 

【Unlight】川流 01

颓得要命。精神不振。

放个徒手摸鱼来证明存活……

CP主果泰副里柯

梗的来源是半半和芽芽,但是这两个家伙还没动弹所以被我搞成了相声


川流


 雨果整个人瘫在沙发上摆弄自己的蝴蝶刀,锋锐的刀尖从他掌心里滑过去,又服服帖帖扣进刀鞘凹槽里。他比从前更灵巧了,不必看,甚至连手指都不必多动,小刀就随着他心意自指缝中闪出光泽來。雨果盯着刀锋发了一会儿呆,动作慢吞吞地爬起来,伸手从沙发夹缝里摸出块磨刀石,仔细拾掇自己的武器。

吱哩哇啦,声音刺耳,泰瑞尔终于无法继续无视下去,转过头拿1/4的眼白瞅他。

“你这么折腾快有一小时了,怎么回事?”

“想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的第一步...

 

【Unlight】知覺之門

*名字是瞎起的,罗索对不起【

*大概是意味不明的里斯&玛尔瑟斯,星幽界设定。

*比想象中还要意味不明。

“女孩子的裙底下到底有什么?”

这个问题第一次被提起的时候是一个相当阳光灿烂的午后。

名为引导者的人偶朝发声方向转过头去,里斯蹲在圣女之馆大门口照看着手上七成熟的牛肉串,感觉心情极其复杂。

可能是因为实在太闲了,他开始怀疑刚才那句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的问句是另一个高位意识强行从他嘴里扔出去的,好让今天能在某种意义上精彩一点。

“是世界的美好。”

“是男人的禁区。”

布列依斯和米利安同时开口,答案大相径庭,却又在对视后露出殊途同归的笑容,里斯被他们俩诡异的气氛搞得背后发...

 

【林泰】3392年 「清晨」

*无光大法好。来来来吃我安利国服招待码 KQ9DEDHDQ

*CP是林奈乌斯x泰瑞尔 原世界线,非星幽界

*是用来召唤泰瑞尔的祭品,如果出了泰瑞我就再写一篇泰林 泰瑞尔巨巨你自己看着办

*伪R卡故事画风,时间上来说是Tyrrell R0.5

3392年 「清晨」

 泰瑞尔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四周仍然是一片黑暗,紧紧闭着的窗帘没有让一丝光线透露进来,也无法辨别时间。 

「唔……」 

每天早上都觉得低血压有愈发严重的趋势,泰瑞尔用左手支撑着隐隐作痛的头,伸出右手想在床头柜上摸到他的耳机、终端、电子钟,或者随便什么能告诉他时...

 

【Unlight】Shiny day

*CP大概是沃兰德x柯布 其实前后无差…
*打牌间隙摸的一条小鱼,擅自妄想编造了一点R5的内容
*等着女朋友的凯柯!

人生而有适性。
时间真是伟大的魔法,无论是糟糕的环境,亦或是糟糕的处境,只要时间拖得足够长,人总能渐渐适应、改变,然后接受所有的不能改变,就好像最初吸一口就会呛出眼泪的辛辣烟草,现在能给的刺激还不如一只野生丘丘人。
烟草。
这个词模糊地唤起了一点记忆,曾经他好像是在亲手杀掉了谁之后第一次尝试抽那玩意儿,呛到自己满脸泪。
唉,到底是谁来着,记不清了。
目前,作为替他找回记忆的交换,曾经的黑手党二当家如今跟在自称圣女之子的人偶身后做牛做马、砍树杀怪,听起来绝对不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不...

 

【JOJO】Gloria in Excelsis Deo/荣归主颂。

Gloria in Excelsis Deo/荣归主颂。

CP:普奇神父/DIO

写得太痛苦了,修改不能,干脆直接放出来…

WARNING:
*第一人称
*非常多的自白
*对教义的我流谬论

1.

我想我从那时起,就犯了一个大错。

这是应当的吗?这个问题折磨着我,使我整夜跪在神坛前期望得到答案,使我自那以后日夜不安期望能思考出一个合理的理由。理由里应当包含我过去所深信的一切,包括神说、阳光、恩典,和我们仁慈的父,而不应当有一丝一毫的细节被那个男人所沾染。神啊,那个男人……

理智早在黄昏时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被切割两半,一半挂在火刑柱上受着炙烤,一半浸在冰凉的盐水中,在渴望和恐惧间瑟瑟发抖。...

 

我想这大约是应得。

仿若一片麦田,错过了播种,错过了青涩的抽穗,错过了叫人欣喜的生长,错过了风吹过时波浪般的金黄,错过了成熟的香气,错过了丰收,甚至错过了丰收后焚烧时漫天的火光,独独只见了散落满地的灰,曾经的拥有者已一脸冷漠,偶有一两个,会开口向你描述以前这里是如何的灿烂。

而你错过了这一切。

 

编了一些奇怪的资料…

数据识别:

——未突破防火墙...

——新建资料...

——模拟反制策略...

外形识别数据库启动,正在下载,写入/修正/写入/写入。

【名称:伍迪】

【势力:地狱】

【种族:恶魔】

【等级:???】

【身高:179公分】

【体重:62公斤】

【战斗方式:???】

【拥有技能:???】

【危险程度:???】

语音识别:未建立。

所处位置:Z-666。

追踪定位:无法启动。

操控状态:失控。

战术制御选项:西蒙、文森特、席德、古尘、封不觉、伍迪必须死。

【名称:伍迪】

【种族:恶魔】

【等级:超出可测值】

【身高:179公分】

【体重:62公斤】...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