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黄】神烦入侵

*参《全职高冷》的文

*冷CP推广!

*有人告诉我标签要打齐才能被看到……

*正文+番外


神烦入侵

-1-

黄少天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文字泡里。

这真是莫名其妙。他眨了眨眼,低头在这堆乱糟糟的白框里面翻找了一下,随手捡起一个,读着里面的内容。

“PKPKPKPKPKPKPKPKPK!”

……嗯,还是换一个吧。

下面那个看起来体型最大的,外圈则染了星星点点的桃红色,意味不明,黄少天仔细一看,内容是“吃太饱了肚子好涨啊怎么办还有练习没完成又得一直坐着我不会长小肚子吧哎呀太可怕了还是翘掉练习回去睡觉好了睡觉睡觉嘿嘿嘿不过被队长发现会被惩罚的吧救命啊我不要被罚啊现在其实是在做梦对吧是做梦啊太好了呼噜呼噜。”

这绝对是梦话。黄少天斩钉截铁地下了定义,扒拉着从文字泡里爬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无视掉了其他文字泡里的任何内容。

好容易爬出了文字泡的包围圈,黄少天随意一甩头,看见了身边的莫凡,那家伙手里也捧着几个文字泡,面色凝重。黄少天按捺不住好奇心地凑了过去,莫凡也没理他,就任他旁观。

黄少天迅速发现,莫凡手里的文字泡都异常简单,甚至有好几个里面只装了一个句号,更多的是六个小点点。他指着莫凡哈哈大笑“你真是弱爆了!”并冒着被应声出现在他头上的文字泡掉下来砸到脑袋的危险向莫凡炫耀自己那堆几乎没到膝盖并且内容丰富色泽多彩的文字泡,话刚到嘴边,旁边传来了异常熟悉的歌声。

他带着一脸“不会吧”的诧异表情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去,黄少天简直是悲愤地看到了包荣兴,以及他身下垫着的,差不多有一人高的文字泡堆成的小山,并且随着包子毫不间断的歌声,这座小山还有不断拔高的趋势。

他瞬间吓醒了。

黄少天睁着眼躺了好半天才慢悠悠坐起来,摸了摸枕头和床以确定这种柔软的手感确实是文字泡所不可能具有的,这才转过头,看着躺在床的另半边,抱着被子和枕头睡得正香的那家伙。
包荣兴。

头还有点痛,他斜着眼大致估测了一下自己这边剩余的被子面积,迅速得出了他怎么躺都不可能再完整覆盖全身这一结论后,伸手扯了扯包子压在身下的被角,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态度。
可惜那边纹丝不动。
于是黄少天飞起一脚,把那家伙连同被子和枕头一起踹下了床。

 

-2-

这具体到底是个什么事儿,还得从夏休期刚开始的那几天讲起。

这段时间名义上是联盟给各战队职业选手们的一个休假期,实则是很好地给各家媒体提供了一个缓冲时间,足够各家回顾之前赛事中因为赛制太紧凑的关系而各种忽略、遗漏、来不及整理明白的诸多地方,再好好评论一下不同战队在这一赛季中的长进、转变,和评估未来发展。

不过对选手而言,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假期。

夏休期刚开始第三天,蓝雨战队的训练室里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黄少天就是这其中一只。

虽然按照计划,他也下午就要回家了,但早就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一早就爬起来进了训练室,每天该完成的练习任务,是一丁点都不能含糊的。

折腾完每日日常,闲下来的黄少天顺手刷了刷微博,黄少天顺手刷了刷微博,按照慣例先给关注了他的众人首页上增添了一大堆毫无意义的长段落,连续更新了七八条即将刷屏时,突然发现自己首页上大段大段属于自己的内容中,莫名其妙地被插入了一条。

突然冒出来打乱和谐的那条微博来自烟雨战队的楚云秀,是一条转发,却没有任何内容,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字,转发微博。再一看,原po内容更简单,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其他解释的网页地址。

哟,还玩神秘?黄少天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就见到淡粉底色的页面上,一行标题跳了出来。

论包子入侵与夜雨神烦cp关系可能性的探讨。

……这啥?

黄少天震惊了,震惊之余,他仍是鼠标一按就点了进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转动着滚轮一行行阅读了下去,不為別的,就爲了嘲笑一下这近乎天方夜谭的玩意儿。

一、性格上的相似性。众所周知,黄少天最令人印象深刻且难以忘怀的特点,即是话痨。没有要贬低黄少的意思,可这一属性让他毫无疑问地一旦开口,就变成了众人迫切想远离的对象,而包子,则完全不会在乎这一点。可以预见两人的婚后生活将会是极端和谐友爱的互喷垃圾话与鸡同鸭讲。试想如下的场景:当黄少喋喋不休抱怨着叶不修所带来的各种麻烦时,一直(貌似)认真听着的包子突然打断他,在黄少满心期待着能得到有力附和时,风马牛不相及地说了一句“诶,我好像挺喜欢你的。”这时候的黄少,会又惊讶又有点开心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不是很萌吗!

萌你妹啊!黄少天简直想直接掀桌。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主题啊居然还煞有介事的好像真有那么种可能一样!云秀……这群女孩子难道都是变态吗?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点吧!

果不其然,下面众回复纷纷是“勇气可嘉啊勇气可嘉”“事先做好被烦死的准备吧……”“点蜡。”“为想象力点个赞”。但明显楼主没有放弃,隔了十几层又再次冒出来,继续她未完成的事业。

二、行事风格上的克制性

什么居然还有二!?

黄少天抓住手边的水杯猛灌了一大口,这才定了定心神继续看下去。

行事风格上的克制性。在黄少天的话痨属性下所不能掩盖的是,黄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在各次比赛中一旦抓住机会就冲出来把对方一套技能爆发带走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不放过对手的任何一个失误,这样的黄少,无疑是非常帅气的。

那当然。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嘴角都不自觉翘了起来,对这篇“莫名其妙的玩意儿”也大为改观。

但是,一旦遇上包子入侵,这个优点也将不可避免地变成黄少最致命的弱点。原因无他,只因为包子入侵这个家伙,思维实在是太异于常人了,要如何判断这样的人不时露出的一个空当究竟是不小心露出的破绽,还是有意放出的诱饵……更可能,他根本什么也没想呢?楼主觉得自己简直已经看见了黄少这样的心理活动:“啊,有破绽!不对,是诱饵……破绽!啊还是不对……尼玛全是诱饵……卧槽根本全是破绽啊?!”……这样,真的好萌对不对!

……黄少天突然觉得,刚才的那一丁点些微改观,实在是自己太甜了。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鬼扯鬼扯鬼扯!他再也忍不下去,飚手速在三秒内关掉了网页爬上QQ,打算找楚云秀问个明白,没想到刚开QQ,就有个窗口抖动着弹了出来。

咦?黄少天小小惊讶了下,要知道窗口抖动只能在对方上线时才能用,而黄少天在主菜单冒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切换到了隐身。他仔细看了一眼,好嘛,正主自己就跑出来了,弹出来的窗口顶上,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字,包子入侵。

黄少天虽然明白那篇不知所云的玩意儿和包子本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就是按捺不住自己那种迫切想找人折腾折腾的心情,像现在这样把目标转移到也算是半个当事人身上去这种事情,他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只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已经跳出了一行消息。

“你在啊?来PK!”

靠,正合我意!黄少天噼里啪啦回了一大串:“好啊,区区一个包子居然还敢来挑衅!看我不把你打得狗血淋头连滚带爬生活不能自理,从此把肉馅全部掏出来彻底变成馒头!”

那边包子扔给他一个房间号,连带着一句:“咦,你不知道我是馒头馅的包子吗。”

黄少天:“………………”

垃圾话互喷着,他拉开桌子下面的抽屉,从夹缝里找出一张账号卡,刷卡登陆游戏。

他这次登陆的人物一样是个剑客,满级,装备还算好,技能加点是黄少天熟悉的那种,甚至名字都和夜雨声烦有几分相似,叫雨夜落。这倒纯粹是个巧合,人物并不是他自己练的,只是随手拿来玩而已。

虽说队里在这方面没有过分强调,但职业选手跑去玩网游的影响似乎不太好,PK倒是无所谓来着……嘛,说是这么说,这个不成文的规矩早就被某个姓叶名不修的大混蛋破坏得差不多了,不过要真是拿自己夜雨声烦的号登上去,恐怕玩不了几分钟就会被队长从训练房间拎出去耳提面命了。

乱七八糟想着各种事,黄少天也没费多久就操纵着人物直奔竞技场,进了包子扔过来的那个房间,进去一看,他迅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包子那家伙,居然就是开着他自己的职业选手号——包子入侵——上来的。

黄少天算是服了他了,絮絮叨叨地开始敲字:“我说包子啊包子,不管你是包子还是馒头,直接开着大号上来,你的馅儿里面在想什么呢?啊,到底有没有馅还是个问题……”

他这边聊天屏反复刷着,包子可没管他,操作着自己的人物几步跳过来就绕着他开始转圈,边转边喊着:“准备准备快准备!”根本无视他说了什么。

你妹!雨夜落抬手给了包子入侵一个中指,要不是竞技场准备房间是绝对安全区,真恨不得一剑糊在他脸上。

抱怨是抱怨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黄少天点了准备,包子马上按了开始,瞬间一片天旋地转,夜雨落和包子入侵被分别扔在了一片热带雨林的两个角上。

黄少天又狠狠翻了一个白眼,聊天窗上包子的信息已经刷过来了:“啊哈哈哈不好意思啊,之前手贱选了个随机地图,一不小心就这样了。”

雨夜落:“那怎么办,都从中路过去?”

包子入侵:“嗯,我这就来了!”

夜雨落在原地转了半个圈,直切中路过去。一路上左右转着视线查看周围,但速度一直没落下,没多久就到了地图中央,四下一转,没看见人。

他警惕地把手放在腰际,一记拔刀斩已经随时准备出手,这样防备着,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可还是没看见人。

难道是进行战术走位了?夜雨落一闪身藏进了旁边的丛林里,一点一点往前摸过去,没走几步,就在树林正中间的路上发现了包子入侵。

夜雨落马上隐蔽起来,找好拥有大范围视野的位置蹲点,观察着包子入侵的动作。

可这一观察他反而郁闷起来了,包子入侵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他就是停在那里,站着。

是在等我过去自己暴露?可这样也太蠢了,我完全可以绕后直接给他一剑啊……这家伙是笨蛋么。黄少天兀自纠结着,手下啪啪啪敲着键盘发消息。

雨夜落:“我到了,你人呢?”

等了一会,没反应。

是真的人没在?黄少天迟疑了一下,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声情并茂地给他做旁白:“要如何判断这样的人不时露出的一个空当究竟是不小心露出的破绽,还是有意放出的诱饵……”

去去去!

黄少天赶紧挥手把脑子里乱来的声音赶出去,这一小会儿耽误后,包子还是杵在路上一动不动,角色连系统自带的待机动作都出来了,他也懒得再藏,直接操纵角色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走到包子面前,那家伙手一抬,黄少天马上判断出来,是流氓的基础技能,抛沙!他迅速让角色扭过头避开致盲效果,可才一转,后脑“啪”的一声响,中了板砖。

黄少天简直气得咬牙切齿,可就是三秒做不了任何动作,那家伙一边揍他还一边啊哈哈笑着解释:“哎呦不好意思,刚才老板娘追着老魏要掐他的烟呢,看热闹一不小心入迷了,哈哈哈。”

哈哈哈个屁啊!黄少天对着屏幕狂翻白眼,脑子里旁白是声音更响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更加兴高采烈了。

就这样,打完再来,结束又上,两人拉拉扯扯乱七八糟打了十几局,黄少天赢的多,输的却也不少。而且这赢也一点不酣畅淋漓,反而特别憋屈,十几场打完,他两眼发直,脑子明显有点转不过来。

还好有人及时解救了他,喻文州敲门进来,提醒他:“少天,你该走了。”

“喔喔。”黄少天从座位上站起来,顺手拎起早已装好的背包。

喻文州拍了拍他肩膀,说了声路上小心,顺便拜托他,把门口的垃圾袋提下去扔掉。

这点小事当然没问题,黄少天一手背包一手垃圾袋,摇摇晃晃下了楼,对着路边的垃圾箱一抬手,一包东西“呼”地飞了进去。

然后他继续走了两步,低头打算把背包背上,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拎着的,还是垃圾袋。

“卧槽——”

那一天,黄少天的哀嚎声响彻蓝雨。

 

-3-

被意外事件耽搁了一下,这之后仍还在恍惚状态的黄少天总算是没再碰上什么意外,一路顺利地回了家,这一回去又是暗无天日蹲在房间里打游戏的日子,直到好几天后,他才被一个不得不出门的理由逮了出来。

老同学聚会。

虽然是可以找借口不去的,但毕竟多年未见,这次难得凑够了不少人,也算挺不容易,而且黄少天以前在学校,人气还是不错的。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话痨属性的话人气会更高,不过这多少算是一个可能性不太大的猜想。

黄少天记得自己准时出了门,到了地方,和各个熟悉的不熟悉的甚至有几个都不太认识了的同学打过了招呼,然后就一起坐上了饭桌。

这很正常啊,也就是同学聚会的一般流程,吃完饭再一起唱唱歌什么的,可关于吃饭之后的记忆,黄少天却不太想得起来了。

再醒来就是到了酒店里,旁边还睡着一个不知道算认识还是算不认识的家伙,刚才自己还把他踹下了床。

这么一想黄少天突然有点警觉了,自己是怎么碰到这家伙的?昨天晚上……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他迅速低头,发现自己仍是着装完整,连外套都没脱,松了一口气之余,不知怎么的又有点不爽。

起码该帮人把鞋和外套脱了吧?他不满地嘀咕着,转头瞥向那个刚从床下爬起来的家伙,问道:“诶,我怎么会在这,你怎么会在这,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还有,你好像不是和我一个市的吧,突然跑来做什么,图谋不轨?”

他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包子上半身立起来,两只手臂搭在床沿上,看着他眨了眨眼,一副完全没理解的状况外表情。

“喂!问你话呢!”黄少天狠狠瞪了他一眼,包子仍是没什么反应。

好在勉强赶在这位大神爆发前,包子晃了晃脑袋,慢悠悠地开口了:“我碰巧遇见你的啊。”

“遇见?你在哪遇见我的?”

“就在街上。啊,要不是你太啰嗦,我估计还认不出来。”

“呸,你才啰嗦,我那都是认认真真在探讨人生哲理好吧……呃,等等,我昨晚上说了什么来着?”

“对了,好像就是有人在人群里发酒疯大喊荣耀,我才凑过去观察一下要不要看看场子的,结果居然是你……”包子一副很是遗憾的语气,还在继续晃脑袋。

“看你妹的场子……等等,我、发酒疯、大喊荣耀?”黄少天抓住了几个关键词。

“还抓住我说了一大堆游戏啦比赛啦职业生涯啦之类的事。”

“有那么夸张么,一大堆……”

“嗯。”包子肯定地点点头,“一大堆。”

“呃…那除了这些,我还说了什么吗……”

“啊,你说……”包子歪着个头一脸认真思考的样子,半晌才冒出一句:“你说想吃苹果。”

“哈?”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惊讶完,包子已经脑袋一歪埋进枕头里,睡着了。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黄少天离开同学聚会之前。

“少天还是在整天打游戏啊?”酒过三巡,许久没见有些拘谨的人们逐渐热络起来,坐在黄少天旁边的人就转过头来,随口问了他这么一句。

“是啊。”黄少天答了,结果没想到那人却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起来:“哎呦,那种东西能有什么用啊?我说,还是找份稳定的工作好。我不是说你啊,但到了三十、四十几岁,不能继续打游戏了,你打算怎么维持生计啊?大家老同学一场,我这么说也是为你好嘛,你就听我一句劝……”

黄少天坐在那里,意料外的没有回任何话,只是端起了眼前本打算推拒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等到散了场,大家都三三两两往各个方向走了好远,一个人走在路上的黄少天,动作才逐渐慢了下来。

像是“迷茫”、“惆怅”、“哀伤”这样细小的东西,翻涌起来不过是眨眼间的事,稍一加温却也能迅速在心里蒸腾得沸反盈天。

那些事情自己又何尝没想过呢,这样的场景,心里也明白迟早会发生。明明很释然的,可就是觉得胸口闷得慌,想大叫想狂喊想试试任何一种能发泄的办法。黄少天垂下的手握紧了拳,咬着牙恶狠狠吼出一句:“谁说荣耀没用了!”

这突然的行为自然是惊到了一片人,再加上他身上不时散发出的酒气,周围的人都默默朝着远离他的方向迈了几步。黄少天扯扯嘴角正打算丢出一声冷笑,却发现有人逆着人流向他凑了过来搭腔:“啊,谁说的,我帮你揍他!”

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黄少天一五一十地把发生的事情巨细无遗地给那人讲了一遍,讲完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暴露了身份。

这不,那家伙听完就开始绕着黄少天打转了,该不会是想要怎么宰自己一笔吧?啧,这家伙看起来就像个街头流氓……

“我是包子入侵啊。”

还没等黄少天同学演完他脑内的被害小剧场,这边已经痛快地表明了身份。

“……咦?我不信,我可是有包子手机号码的,这就打给他。”黄少天掏出手机拨了号,没一会儿就听到面前人裤兜里传来“梆梆梆梆梆梆~”的音乐声,他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你你…居然会把手机铃声设置成新闻联播开场曲……”黄少天的嘴角克制不住地抽动了两下,会搞这种事情的,确实除了包子他不认识别的了……

“哎,我说,一般人如果不坚持对现实表示些许不满的话,人生不就虚伪得连一点诚意都没有了吗?”验明了正身的包子突然又接上了之前的话题,黄少天听得一愣一愣,这可完全不像那个脱线的包子会说的话啊……不过脱线的大脑起码比正常人多出好几百天思考回路,这次就算他走好运,一不小心撞出了一句有哲理的,就跟猴子拿着打字机乱按恰好打出一首七言绝句的原理一样……呸呸呸,想太远了。一不小心思维跑题的黄少天好半天才找了句话反驳他:“那你就一点儿也不会对现实不满吗?”

“我又不用对人生表达诚意。”包子吹炸了泡泡,笑嘻嘻地对他做了个鬼脸。于是黄少天发现,他又不知不觉地被绕进去了。

“可你不觉得胜利是一件特别美妙的事情么?”黄少天双眼发直,眼睛里却微微发亮,“个人赛也好,擂台赛也好,哪怕只是在团队赛中以第六人身份出场……都能清楚地察觉到,会有一种感觉在紧紧拥抱着你疲惫而忐忑不安的心脏,从隐约到爆发,从犹豫到斩钉截铁,从开始的那一秒直到出了比赛席、掌声从雷动逐渐减弱后很久很久以后的时间,每想起一次,都恨不得重复一遍‘老子此生难忘’。”

完全前言不搭后语。但这可是在跟包子说话,会在乎这一点那他就不是包荣兴了。

不过这次,包子倒是显出了一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半天才转过来,看着黄少天,认认真真地说:“我觉得,起码在荣耀这件事上,你站在了他们所有人都未曾触及过的高度。这样不就够了?”

街道边路灯的光洒下来,落在包子眼眸里,亮晶晶的。

黄少天突然就忘了自己刚才想说什么,定定的和包子对视。四周突然变得很静,静得他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嘭咚。

……嘭咚?

 

-4-

那之后的很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两人都没再见过面,直到下一赛季,兴欣客场来挑战蓝雨。

黄少天拉着卢瀚文一起主动接下了战前挑衅的任务,一大一小两只剑圣一齐向着兴欣队员所在的客场休息室而去。

门没关,卢瀚文上前一步正准备打招呼,没想到却被黄少天先手拉住了。他把卢瀚文拽到身后,自己贴在门旁边的墙壁上,从打开的门缝往里面窥视。

“呃,前辈你这是干嘛……”卢瀚文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他。

“嘘!”就是这样黄少天还是嫌弃他声音太大了,不过再怎么压低,毕竟也只有这么一点点距离。果然,里面的人听到了动静。陈果在里面高高兴兴地招呼:“小卢来了?来来,进来坐~”

声音里压抑着笑意,明显是看到了黄少天他们鬼鬼祟祟的举动。

黄少天吃了个哑巴亏,扁着嘴却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他跟在小卢身后走进来,四下一打量,马上高兴了起来。

包子不在。

像是被这个发现打了一针鸡血似的,黄少天马上活跃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这混蛋,准备好输没!可不要被我们打哭了啊?那可就难看了啧啧啧,我跟你说啊,我们这次可是专门设计了针对你的战术……”

结果根本没人理他,反倒是一边的陈果和卢瀚文聊起来了。

“哎呀,小卢你的手机铃声用的居然是敲键盘的声音,不会太无聊了吗?”

“咦?我觉得还好啊~”

“那有什么的,包子那家伙的手机铃声还是新O联X的开场音乐呢。”黄少天实在忍不住凑过去插了一句嘴,没想到这句话说完后,整个休息室的人都转过头看着他,看得他莫名其妙。

“怎..怎么了?”

“少天你怎么知道包子的手机铃声是那个的?”叶修开口问他。

“我给他打过电话啊,当时他就在我身边啊那个家伙,居然还浪费我拨号的时间真是……”

“也就是说,”叶修打断了他的话,摸着下巴眼睛眯了起来。“包子给你设定的铃声,是新O联X的开场音乐。”这句话一出,兴欣的所有人都换上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集体围观黄少天,就好像他突然变成了小怪兽。

“什么意思?啊啊什么意思啊你们!难道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个铃声吗?喂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黄少天暴跳如雷,最终还是苏沐橙好心向他解释了一句:“包子说过,只有他家人和未来老婆的那个分组才是这个铃声。”

“……你妹!!你们绝对是搞错了!!!”

可惜没人把他的辩解当回事,所有人都是笑嘻嘻地看他上蹿下跳,怒火还没发泄完,有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啊,你居然跑这里来了,难怪在蓝雨休息室没看到你。”

事到如今,黄少天战前挑衅的任务早被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忘光光了。这时候转过头去一看,果然是包子那个脑筋多少有点不正常的家伙。看来包子还没来得及换队服,现在身上一件白色连帽外套,垂在背上的帽子还鼓鼓的,像是里面塞了什么东西。

没等他想出来里面塞的是什么,包子已经径直走了过来,从帽子里掏掏掏了半天,掏出一个苹果,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

包子也没管他什么反应,把苹果往他手里一塞,自己跑到里间换衣服去了,剩黄少天一个人站那。愣了好半天黄少才想起来,这个苹果的典故是来源于夏休期的某个表面看起来非常事后非常说不清的早晨。

他突然觉得头好痛。

然而从其他旁观者的角度看,他连耳朵根都红了。

于是黄少天拿着那个苹果,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兴欣的休息室。而他身后,叶修、方锐、老魏和小卢动作非常一致地左手托着右手肘,右手摸着下巴啧啧有声:“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十秒钟后,黄少天去而复返,把混在那一堆里面的卢瀚文脸朝下拖走了。

包子再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景象,他茫然挠了挠头,从衣兜里掏出另一个苹果,啃了一口。

“唔,挺好吃的嘛。”


番外

黄少天最近很郁闷。

要怎么描述呢?这种郁闷就好像你是一个传统又骄傲的中世纪欧洲贵族,为了心爱的女人而要与人决斗,可就在你堵上了全部的尊严和生命,握紧了火枪背对着自己的对手迈出十步转身之后,赫然看见你对面那个人启动了一艘粉红色的UFO,全速冲过来绕着圈要向你求婚。

简而言之就是无法理喻。

他叹了口气,有点自暴自弃地想着要是那艘UFO直接冲过来求婚还算是好的呢,可现在它就只是绕着你打转,还不时喷你一头一脸粉红色泡泡。

总之现在的状况,是整个蓝雨和兴欣都知道包荣兴在追求他黄少天,其他战队成员们知不知道暂且不论,在这场诡异得类似台湾小言的剧情里,唯一在状况外的不是那个理应懵懵懂懂的女主角——也就是他自己——而是那个一手造成了目前状况的罪魁祸首,包荣兴先生。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啊,黄少天恨不得以头抢地,噢不对,以头抢桌。

他是很想把那家伙揪出来问个究竟的,可就在那次苹果事件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能见过面,连私下交流的机会都没有。明天就要开始放过年的假,两队下一次打比赛的时间估计得等到明年…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啊!黄少天泄愤般用力按着自己面前的鼠标键盘,点开窗口给包子发信息:

“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啊?喂喂,找你出来商量个事,有空的话就别装死啊这次可是正事!敢糊弄小爷我就灭了你连带你们兴欣满门哦信不信!”

他把这句话复制黏贴了好几遍,桌面上的头像还是灰着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人是真没在。黄少天发泄了一会儿,也就转头去做别的事了。

真正显现出这段话所带来的威力的是第二天下午。马上就要过年了,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一副欢腾表情,黄少天也不例外。可他一进训练室的门就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笑得格外诡异。

“啧!”黄少天当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呲着牙朝所有对着他嘻嘻嘻的人竖中指,边瞪眼边向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还没到地方就愣住了。

有个家伙趴在他的座位上睡觉,睡姿极其不雅地贴着桌子蹭不说,边睡还边打着小呼噜,而那一脑袋惹眼的长发和睡着了也仍然欠揍的脸,不是包子那家伙又是谁!

黄少天顶着一头黑线冲过去拽起他就跑,一直跑到另一层没人的地方,这才停下来极其不善地盯着他:“你来干什么!队长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放你进去了?就不怕你是兴欣来刺探敌情的奸细吗!卧槽这么一想还真是有可能,你到底是来干嘛干嘛干嘛的!”

包子一脸刚睡醒的表情挠了挠耳朵,很无辜似的:“我跟你们队长说借个地方午睡啊,他就让我进去了。”

“队长也太没警戒心了!不过你这样的小白似乎也确实不需要提防什么……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你叫我来的啊!我问了老大,他说你的意思不是要约会就是要约炮,所以是哪个?”

“屁!约你妹的会啊!!”

“喔。”包子点了点头,接着问:“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哈?去干嘛?”饶是黄少天也被这话题的急转直下弄愣了,呆呆反问。

“不是约会,那自然就是约炮喽~”结果这个思维诡异的人还挺得意的笑嘻嘻回他。

干!这就顺理成章地被定义成约炮了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这样自然而然的态度又是怎么回事?你很有经验吗很有经验吗很有经验吗?!而且这是什么神逻辑!!黄少天内心疯狂腹诽,却又不能显出自己心虚,心里不痛快,自然语气也差了不少:“去你家。”

“好。”包子点了点头,“那我们得先去买火车票。”

“靠!”黄少天朝着他竖了个中指,“我们就不能去开个房吗!”

 

半小时后,黄少天表情诡异地坐在了酒店的床上。

今天的事情发展简直就像是一个神经病写的话剧一样,从下午自己踏进训练室的第一脚就开始不断神转折,让他忍不住地开始思考他是不是那时候推开门的方式就不对。可现在思考这么哲学的问题似乎已经迟了,他已经莫名其妙地洗完了澡,坐在床边上听着浴室里的哗哗水声,继续出演着这一场没头没脑的约炮剧。

其实他很想掀桌。

而且事实上,黄少天内心很忐忑,异常忐忑。对方可是包子诶?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来的包子!一会儿他洗澡出来,说不定会一边娇笑着说“其实人家是男孩子耶~”一边拉开浴袍露出浓密的胸毛,就算如此自己也得淡定坦然……个屁啊!这也太惊悚了啊啊啊啊啊。

努力挥去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构想,黄少天纠结地发现,他还是很忐忑很紧张,就算是季后赛总决赛也没能让他这么紧张过。

就在他坐立不安的当下,浴室里突然幽幽地传来了声音:“亲,你把我的浴巾也带出去了……”

呃,好吧。黄少天一把抓起浴巾推开浴室门,隔着朦胧的水汽盯着那个不知道在笑些什么反正笑得很开心的人。

视线不知不觉就往腿间滑了过去。

……靠!输了!

于是他愤愤扭头,看见了墙边的肥皂架上放着一块洁白圆润的肥皂。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了那块肥皂,扔在了包子脚边,然后他看见那家伙盯着地上的肥皂看了半天,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脚踩上去稳稳站着,抬头挂上一脸嘚瑟的表情看他。
……不是在考验你的平衡能力啊老兄。

黄少天内心深度扶额,虽然他也解释不清到底是想做什么。

带着一副被神经病彻底打败在了同一水平线上的表情,黄少天走出浴室,大字型脸朝下地扑在了床上,脑子彻底一片空白,索性既来之则安之……还没等他完成心理建设,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包子带着湿淋淋的水汽从浴室走了出来,硕大一只包子就那么直直冲他压了下来。

“喂!重死了啊!你这是打算压扁我还是打算蓄意谋杀!”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努力挣扎,一转头看到包子却微微愣了一下。此时映入他眼帘的包子,是一副他完全意料外的认真表情。

“呃…怎么了?”黄少天试着开口问。

“我突然想起来,你是狮子座。”包子认真地冲着他点点头,伸手抓住他的手腕要把他翻过来,黄少天不明就里地顺着他的动作翻了个身,等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结果那家伙就这么停住了,眼睛眨巴眨巴,表情认真。

黄少天一头雾水:“……所以呢?”

“这都不明白?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包子一副看笨蛋的表情挑着眉鄙视他,搞得黄少天差点没一口血噎在喉咙里。可吐槽还迷来得及喷出来,包子已经一手攥住他双手手腕,猝不及防地拉高,压在了黄少天头顶。

“狮子座控制欲很强啊,所以我要做好准备!”

黄少天觉得自己那一喉咙血要顺着嘴角流下来了。

他现在深刻体会到了面对小白时的那种纠结和无力感,实在是懒得再挣扎了,毕竟那可是脑洞深沉浩瀚如海的小白式思考啊,要试图扭转目前的劣势,一味反抗似乎也占不了多少好处。

黄少天以一种机会主义者本能般的思维冷静了下来,整个人往后缩了缩,伺机等待破绽,扭转局势。

可想法虽然是好的,但现下这状况多少有点超出掌控范围外。黄少天动了动手臂,马上发现了不对劲。

尼玛那魂淡居然把浴室的毛巾带出来,绑住了他的双手。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爆发了:“包荣兴你有病啊绑着我干嘛!你还真怕我跑了啊?一个大男人这点自信都没有!我要是想跑能等到现在吗啊?!我压根就不会跟你来好不好笨蛋!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要跟一个你认识没多久甚至都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这么一段话吼下来,包子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反倒是黄少天自己被自己说得愣住了。

原来他…是真的有点在意这家伙啊。

他轻轻叹了口气,难得地沉默下来,微微阖上眼睛。

黄少天这么一沉默下来,饶是包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围着他左看右看了半天:“喂喂,该不会是生气了吧?不是吧,我又不是抢了你鸡蛋,也不是抢了你棒棒糖……”边絮絮叨叨着,边帮黄少天解开了手腕上的毛巾。刚解开那个结,眼前的景物就是一片天旋地转。

黄少天推着他的肩膀迅速翻了个身,把包子压在了身下,此时哪还有一点突然沉默下来的小伤感模样,明明眼里写满了得意。包子盯着他眨巴眨巴眼睛,抬腿勾向膝弯,还没触到目标就被迅速压了下来,一试不成,趁着那边腿正缠斗着,这边手伸向黄少天腰际,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挠他痒痒,中了!

两个家伙就这么在床上翻滚扭打起来,几个回合后一不小心,“嘭”的一声,两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正巧,紧接着这一声之后,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小声音从门那边传来过来,就像……就像是好几个人同时不小心笑出声,连忙捂住嘴的声音。

没等他细想,门陡然发出支撑不住的“咔擦”声,直直弹了开来,顺带着摔进了好几个趴在门上的人。黄少天一看,方锐压着魏琛,上面叠着叶修,最上方那小屁孩,不正是他们蓝雨家的卢瀚文!

那小屁孩一咕噜爬起来还一脸纯真模样地挠着头问:“叶修大神叶修大神,我刚刚压的平局,现在是不是算我赢了啊?”

黄少天努力地、努力地深深吸了口气,以他所能达到的最大音量吼了出来:“你们都给我滚——”

看来,可怜的欧洲贵族想要赢得决斗的胜利,恐怕还需要很久很久啊。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12 )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