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知覺之門

*名字是瞎起的,罗索对不起【

*大概是意味不明的里斯&玛尔瑟斯,星幽界设定。

*比想象中还要意味不明。

“女孩子的裙底下到底有什么?”

这个问题第一次被提起的时候是一个相当阳光灿烂的午后。

名为引导者的人偶朝发声方向转过头去,里斯蹲在圣女之馆大门口照看着手上七成熟的牛肉串,感觉心情极其复杂。

可能是因为实在太闲了,他开始怀疑刚才那句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的问句是另一个高位意识强行从他嘴里扔出去的,好让今天能在某种意义上精彩一点。

“是世界的美好。”

“是男人的禁区。”

布列依斯和米利安同时开口,答案大相径庭,却又在对视后露出殊途同归的笑容,里斯被他们俩诡异的气氛搞得背后发毛,一个手抖,肉烤成了十一分熟。

“肤浅。”罗索不屑地嗤笑一声,吞掉了一粒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小药丸,脑袋上不停跳出“mov↑”的紫色字样,同时一副“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的表情说道,“拘泥于女性一点意思都没有,如果真的想探究裙下那个神秘世界,我建议你去找库勒尼西或者玛尔瑟斯。”

玛格莉特听到关键词,抬起头露出了非常和蔼可亲的笑容。 

“呃,玛尔瑟斯啊,昨天…”

里斯表情像他手上的牛肉串一样尴尬。

前一天,乌波斯的黑湖边。

里斯十指都燃起火焰,堪堪才避过对面一记时空分断刀,眼看着再打下去就要嗝屁,半空里一道黑影蹿出来把他卷走,复数个声音一同不屑冷哼一声,他努力抬起头,只看见玛尔瑟斯一个瘦削的下巴尖。

“不知为何看别人打你,非常令吾等不快。”

里斯心说好嘛,我们俩当对手的时候怎么看不出你还有这种毛病。但是他又有点高兴,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得救了,打算感谢一下救命之恩,刚开口,地狱丧钟难听的声音唰地从背后追过来,玛尔瑟斯旋了半身,白鸦从指间呼啦啦飞出去。

“工程师性格都这么差吗。”玛尔瑟斯停下来,随手把里斯扔在湖边小船上(里斯:疼疼疼),昂首远距离鄙视对手,罗索露出一个打架上瘾明显嗑药嗨了的表情,抬手又给自己打了一针,50个攻击骰子洋洋洒洒落在湖面上,玛尔瑟斯神色里终于流露出一点难受表情,里斯从船舱里爬起来,赫然见他裙边长长一条血污,犹如流产现场,顿时吓得不轻。

“你受伤了?!”受伤了还装逼。

后半句没说,他手忙脚乱,伸手就去掀玛尔瑟斯的小洋裙,手指头碰到神秘的吊带袜边,又忍不住摸了摸。

“不是吾等的血。”玛尔瑟斯居然没阻止他,被掀着裙子一角,仿佛浑然不知放心下来的前联队王牌正打算试试弹他吊带袜的吊带,兀自露出大局在握的冷静表情。

湖对面的罗索看着他们俩旁若无人做着什么意味不明的动作,感觉受到了精神攻击,气得直咬牙,从绝对不是声带的地方发出像是橘子汽水被摔在地上一样的破碎声音,然后立刻吃了一记漆黑太阳。

过程按下不表,玛尔瑟斯处理完罗索,抬头四顾了半天也没看见原本应该跟在罗索后面的他的队友,大概是傲慢又自负的工程师嗑药过度跑太快,把队友甩在了三站开外。玛尔瑟斯观察完敌情,头也不回地跟里斯说:“你先退下。”

“诶?退哪儿去…”

里斯茫然四顾,黑湖周围一望无际的平原光秃秃真干净,连个比泰瑞尔高的障碍物都找不着,当真是一头雾水。

“随意。当下敌方不明,王牌越迟暴露越有利。”

“噢…”

被称作王牌的青年再次四顾了一下,注意到玛尔瑟斯还是没回头搭理他,手指自顾自撩着裙子。里斯立刻主动误解了这个暗示,眼疾手快地就钻进了队友宽大的裙摆里。

“……里斯.拉法基。”

若是有原帝国的人在这会儿怕是要直接跪下了,皇帝只有在暴怒的情况下才会用这样平静的声音称呼别人的全名,可惜蹲在他腿旁边的人完全没感受到这种威慑,为了防止不稳还变本加厉抱住了玛尔瑟斯一条腿,边摸边嘀嘀咕咕这布料真是薄。

玛尔瑟斯用力跺了一下脚,倒不是撒娇,是想踹他来着可惜被先手防御了完全没施展开,当下就想一斧枪把这个放肆的下仆掀进湖里殴打上一百回合。这么一折腾里斯抱他抱得更紧,隔着连队制服都能感觉到那家伙无法忽视的体温和胸腔里加速的心跳,叫人简直无言以对,玛尔瑟斯手才刚刚挥起来就停滞在了半空,视线焦点定格在远处渐渐显露出身影的玛格莉特,情绪很快冷静下来。

“……藏好点。”

当然仍然有人没能逃脱既定宿命,练习战打完后里斯才从翻倒的小木头船底下爬出来,一面回想玛尔瑟斯踹他的时候裙角翻飞大腿若隐若现一面回忆摸到手的触感,轻薄布料下皮肤紧致细腻,唯独温度冰凉。前联队王牌大人是个热爱生命关爱他人的好少年,回忆到这里赶紧努力把自己扒拉出来仰着头跟站在石头尖儿上胜得威风凛凛的玛尔瑟斯讲,说天气这么凉了你不能只穿裙子,万一老了膝盖疼怎么办,要不你再加条秋裤呗。玛尔瑟斯连个白眼都懒得翻给他,想说一吾等不是人类二吾等不会老,可惜说出来就要剧透,只好心里想着妈的智略嘴上说这个世界可没有秋裤那种东西。

说完玛尔瑟斯昂首阔步的就走了,可能是怕里斯又蹦出什么新的幺蛾子所以走挺快,眼看前面罗索开了个mov↑走得像飞又偷偷从袖子里开了个白鸦,白光从眼前一闪而过,香菇头的工程师一个趔趄差点摔,里斯趴在后头看着,一边大笑一边感觉心情十分忧郁。

回放完毕,完全想起了发生过些什么的里斯感觉自己更加忧郁了,手里的火焰忽闪忽闪,像是快没气了又不防风的旧式打火机。

人偶从他手里把快要被烤成碳的蛋白质拯救下来,手指往远处一指,“那里,玛尔瑟斯。”

里斯张望了一下看见果然是那个冤家,当下立刻把脑袋一埋假装自己只是个被放错地方的装饰用雕塑,倒是玛格莉特施施然站起来,拦住了准备从人群中穿过去的玛尔瑟斯。

“玛尔瑟斯。”玛格莉特妩媚地笑了一下,问出的话却和这笑容没有半毛钱关系,“里斯先生似乎对您的裙下十分有兴趣,不知您是否愿意让他一探究竟?”

在场也就玛格莉特这种自由而肆意的女性敢问出这种问题,所有人呼吸停滞等待答案,脸上涂满了大写的八卦二字。

“还请不要在这种问题上取笑吾等。”当事人沉吟片刻这么回答,垂着眼横着眉,却是难得一见的愉快表情。

他居然没拒绝。除了里斯以外的众人都感到震惊,这大概差不多就算是对那个大家都关心的八卦绯闻的正面回应了,C.C简直好奇死了他们俩的具体情况(具体到谁上谁下什么位置什么频率),又不敢开口问,憋屈到胸闷。

丢下这么一句话后玛尔瑟斯又昂首阔步走了,路过蹲着的里斯时抬腿踹了踹他,态度恶劣,但嘴角似乎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假若让路德来估价,这个笑容差不多值十个友尽3。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