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石青】VOICER

背起一个锅,抛下一地锅……

画风突变预警,我就是那个挂在一排欧洲油画中的搞笑漫画日和。

 

现代声优PARO,由青江的cv间岛淳司参与录制过大量BL DRAMA/papa的CV高桥英则最多只接过乙女向产生的脑洞联文

顺序为:硅酱—>穆拉—>漠漠—>光狼—>郄(自分)—>但书—>杏夜—>?

Track01→硅酱

Track02→穆拉

Track03→漠漠

Track04→光狼

Track05

 

 

石切丸睁开眼睛,苦恼地发现他此时仍清醒的身在梦中。

梦中的“他”举着灯笼,看到远处那位举着同样白色灯笼的女性背影一闪,身形陷入了树林层层叠叠的幽暗阴影里。

“喂……”石切丸喊了一声,又迟疑着收了声音。这幅场景太过熟悉,无需太多的思考就能唤醒前几天工作时的记忆。就算已经不太记得原本动画的内容,但这种时候追上去才是死亡选项吧?他犹犹豫豫地站在原地,低头却看到了缠绕在手指间的青色发丝。

咦,是什么时候……?

疑问并未来得及被问出口,柔软的发丝已经从他指缝间滑落,轻飘飘地飞向了女性背影消失的方向。

这……好吧。石切丸叹了口气,认命地追了过去。

树林就像他记忆中一般的黑暗,重重的树影在吝啬的月光下勾勒出合适的阴森氛围,石切丸却不像他所应当饰演的那位男子一样惊慌失措,注意力全在不远处挂在树枝上的那缕发丝上。还差一点够不着……身体不遵从本意地焦急起来,石切丸努力向着树枝伸出手,手指将将触碰到尾端,一只手从他身后伸出来,搭在了他肩膀上。

您不是在找妾身吗?

耳边传来带着哀怨的女性声音,石切丸依稀想起来这该是“他”晕倒的部分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勉强酝酿了一下情绪,才刚转了一下头,异变突生。

一道白光从他身侧闪过去,女性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石切丸迅速回过头,却只来得及捕捉到视线角落一缕青色的发色掠过。

 

第二天早上醒来简直身心俱疲,石切丸拖着沉重的身躯去上班,路上还好好的,前脚一进事务所的门后脚大雨就像溃堤一样倾泻而下,急忙往里走了一步的石切丸低头看着自己被溅湿的脚尖,一时都无法明白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好在生活仍然得继续。完成了每日的正常训练后惯例开始觉得无所事事,还在考虑要去哪里观摩学习一下,回过神来脚已经自作主张地走到了R18向的区域——青江平常所在的录音室。

……这真是太习惯了,不好,不好。石切丸对自己摇摇头,暂时并未意识到他感叹的“太习惯”所指究竟是什么,又会在现在以及将来对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视线就先捕捉到了更加令他在意的事情。

歌仙兼定正独自坐在录音室里,专注地看着屏幕上无声播放的动画。身着白装束的女性前一刻还婉转动人地笑着,下一秒就原形毕露,将皮肤与肌肉都早已腐化得惨不忍睹的纤手搭在惊慌失措的男性肩膀上。石切丸才看了一分钟就明白过来,这似乎就是他昨晚还梦到过的那部动画。

歌仙注意到了石切丸,摘下耳机冲他打了个招呼,“哟,今天这么早。”

“前辈辛苦了。”石切丸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视线却仍然控制不住地向两人身侧还在播放的动画画面瞥过去。这一话的剧情在擅自追着妖怪闯入树林的男性被吞噬后就步入尾声,惯例的黑屏后画面上却陡然闪过一位身着白装束的男子背影。石切丸愣了一下,眼看着男子脑后青色的发丝一甩,刚要将脸转过来时画面再次暗了下去,罔顾看着的人心急如焚的心情,自顾自播放起了ED和工作人员名册。

“呜啊……”石切丸发出了小小的惋惜声,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写满趣味的眼神。

“很在意这部番?”

“啊,不是,只是……”石切丸慌忙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又点点头,“让人对接下来的剧情很在意。”

出于某种不明不白的心思将真正在意的部分掩藏了起来,石切丸小心翼翼将语气中的赧然除去,可谈话的对方看起来却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这个剧本啊,是我写的。”歌仙指了指staff列表最后的名字,语气有点遗憾,“啊,不过原剧本被认为太文艺太晦涩,已经大幅度地修改掉了。”

歌仙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虽然我也认可新的剧本更能将故事内容明确表现出来……”

“哎,但是?”

“但是太不风雅了!身为女性怎么能暴露出肌肉呢,明明单纯的骨头就很美艳。”

石切丸想了想,认同地点点头,“骨骼确实很优美。”

“对吧!”歌仙眼睛一亮,“尤其是颈骨,以特定角度砍下去的话……”

啊。

石切丸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明白了歌仙剧本被砍的另一个理由。

不过这并不是他在意的重点。石切丸等歌仙说完了那一大段应当被自主规制的内容后才委婉地提了一下,“对了,最后那个镜头出现的角色,人设看起来好像有点像认识的……”

“青江吗?”没想到歌仙一记直球抛出了答案,石切丸只好点点头。

“说起来,这个剧本啊,和青江确实有那么点关系。”歌仙笑着看向他,“想知道吗?”

想。内心已经一秒也没有迟疑地给出了回答,但歌仙眼神里那种微妙的玩味笑意太过明显,他像是被冻住了一样迟疑又迟疑,直到被突然闯入的人打断。

“祖宗啊!”推开门冲进来的和泉守兼定一个飞扑抱住了歌仙的腰,被秒秒钟撕下来之后又不死心地抱住歌仙大腿哀嚎,“祖宗啊祖宗,这次真的只有你能拯救我了。”

“真是完全搞不懂你们兼定家的辈分。”跟在后面进来的药研摇着头,伸手勾住了旁边鸣狐的肩膀,“对吧?叔叔。”

无口系男子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呃。”石切丸明显感觉出了刚刚那两句话里有个很大的槽点,奈何老好人设定的他实在没有吐槽役的天赋,在意的问题也没能问出口,只好又默默憋回去。

那边厢歌仙已经拖着大型腿部挂件在往门口走了,临出门似乎又想起了他来,回过头丢下一句。

“我先去紧急处理一下……刚才说的那件事,要是实在在意的话,直接去问本人不就好了?”

怎么可能问得出口啊,石切丸一个人留在室内苦笑。

好在也没留太多让他独自纠结的时间,歌仙很快就回来,身后还带了一个。

“对了,这位是蜂须贺虎澈。”

“你好。”陌生的男子主动向石切丸伸出手。

 

看起来不是好相处的类型,交谈起来倒是意外的很温和。没能说上几句歌仙就进入了工作状态,示意蜂须贺进入录音室,石切丸继续留在这边观摩。

 “咦。”走进录音室的蜂须贺小小疑惑了一声,从座位上拾起一本剧本,“这是青江的台本吧,他直接扔在这了吗?”

“对了,忘了跟你说。”歌仙头也没抬地调整着设备,“昨晚青江说今天有事,提前把结尾那段他的部分录好了,今天你就自己来吧。”

“好吧,这家伙还是那么喜欢在台本上随手乱标记啊。”蜂须贺低着头刷刷刷地翻阅青江的台本,“啊,这儿还有个黄段子。”

“噗。”歌仙不期然想到上一个剧完成后从青江那儿流传出来的,尽在些奇怪的地方标注了诸如“啊♂”之类意味不明的哲学符号的台本。

“咦等等,这里。”蜂须贺做了个寻求注意的手势,朝着歌仙摊开了台本的某一页。

“怎么了?”是事后的部分。歌仙默读了一句台词,循着蜂须贺指给他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噗地笑出了声来。

那句是青江役的男二的台词,原本印着“不要……不要啊佐野!”的地方,最后两个字被划去,旁边用小小的黑色字体补上了“石切丸”三个字。

歌仙默默将视线投向仍然坐在旁边充当乖乖好学生,对自己已经成为话题中心浑然不知的石切丸先生。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蜂须贺挥着台本呲牙咧嘴地跑出来,假装生气地换上剧中男一那副低沉声线咆哮起来,“在我的床上还敢提到别的男人的名字,他究竟将我当做什么!?”

“当做好闺蜜呀。”轻佻的声音响起,另一位当事人笑嘻嘻地推开门溜了进来,冲着里面的三个人就是一个飞吻,被蜂须贺用眼白接住:“你不是今天有事?”

“下大雨推迟啦。”青江回答。

石切丸这才注意到青江的衣角透着湿漉漉的水汽,脖子上还挂着条毛巾,一缕额发湿透了贴在脸颊上,小小的水滴就顺着青色发丝滑下来,要落不落地挂在青江弧度好看的下巴上。

比起口头上的反应,石切丸更快地动作了起来,撩起毛巾一角将那滴水柱擦去。

“请让我来…帮忙。”

“那就拜托你啦。”青江心情很好似的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顺从地仰起头向他靠过去。

石切丸握着那缕柔软的青色发丝,不知怎的心下反而担忧起了青江的毫无警惕性起来。就这样轻易地交给我了?要知道我可是对你……咦?

没容他多想,青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把蜂须贺招了过来,“哎哎,既然都在,就让你也听听‘那个’吧,刚好也需要你的意见。”

“那个?”蜂须贺迷惑不解,歌仙倒是顺畅理解了青江的暗喻,跑过去锁上了录音室的门,这才将声音模式调到功放,播放起了“那个”。

“你不明白……你根本、根本不明白!”

我靠!

才听到第一句话,石切丸就忍不住在内心爆了句粗口。

虽说这样听起来和平时的印象略有差异,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辨认出了自己的声音,说的还是这样的内容,石切丸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热度迅速从脸颊蔓延到耳根,视线一转,青江一脸兴奋,歌仙一脸严肃,蜂须贺清秀的脸上也挂着“哇哦”的惊讶神情,三人全是一副专注模样,他愈发耻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立刻化身土拨鼠,在地板上抠出个洞来钻进去。

可他毕竟只是普通人,就算对自己的力量确实有几分自信,弄坏了事务所的地板是要赔的,只好不闻不问假装自己突发性耳聋,任由那三个人听完之后就进入了热烈讨论状态。

“怎么样?”最先发问的是青江。

“确实不错。”蜂须贺点点头。

“是吧!”青江毫不委婉地夸赞着石切丸,“我觉得他比你还适合这个角色。”

“呵。”蜂须贺抱着手臂做嫌恶状冷笑了一声,“我觉得我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别闹。”歌仙冷静地把两个人扒拉开中肯评价,“我也觉得很不错,比起蜂须贺你的咆哮方式,石切丸的听起来更加低沉,压迫感要更强。”

“不过他不像我和青江那样是变声系的吧?这样如果只利用天生音色优势的话戏路也许没那么好发展,如果攻音和受音都可以的话……我们就可以现在去要个签名了。”

“受音应该也很不错哦!”青江立刻摆出一张得意洋洋的笑脸。

“……我真嫌弃你。”蜂须贺冲他翻了个白眼。

“那就这么决定了,下次有本子来就也让石切丸试试音。”歌仙拍板,开始驱赶那对又要掐起来的恶友,“好了,蜂须贺准备工作,小心被新人比下去啊。”

“切,怎么可能。”虎澈家二哥摆出了一副“哥可是人气声优“脸。

“怎么不可能。”青江开心地嘘他。

“嘛虽然技巧还差一点,不过对新人来说这种完成度已经算是很难得了。哎我说,上头放着他天天往你这儿跑还一点都不阻拦,是不是心里就打着这样的算盘呢?”

“……你竟然说了句如此有道理的话。”

“就没人体谅一下掉线将近半小时现在已经羞耻得九分熟了的话题中心本人吗。”

“啊啦。”青江转过去摇了摇已经接近石化状态的石切丸,伸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笑得一双漂亮的眸子完全眯缝了起来。

哎呀呀。石切丸在内心叹了口气,总算是慢慢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没事,对于前辈们这样的谬赞,我只是太震惊了。”

“哪里是谬赞。”青江凑过来伸手去搂他的脖子,身高差碍着太费劲,索性整个人都挂在了石切丸身上,开开心心地摸着他红透了的耳垂。“之前就说过,我可是很喜欢的你的声音的。”

“好吧,那么多谢前辈的喜爱……”

“对了,还记得昨天说过的那个音乐会吗?”

“哎?刚刚好像记得有提到过,是因为大雨推迟了吧。”

“是的,”青江笑嘻嘻地压低了声音,“但是恰好因为这个原因,很难入手的票现在有机会了哦,简直是谢天谢地谢大雨。”

“那真是太好了。”石切丸微笑起来。

 

“呃。”

而那边的蜂须贺完全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指指石切丸,又指指挂在石切丸身上的青江,转头去问歌仙,“这……他毛病治好了?”

“你才毛病。”青江秒答。

“没和你说话,捂好你的猫耳朵!”

“哈哈哈。”歌仙没搭理这两个人,反而转向石切丸,“石切丸啊,你想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猫和狗一样的关系吗。”

“呃……想。”石切丸老老实实点头。(蜂须贺:你才是狗!)

“我们事务所有这么一个流传下来的故事。当时有两个挺受瞩目的新人接到了剧里的对手戏,饰演一对情侣,但是因为其中一个人太入戏(蜂须贺抬头瞪了歌仙一眼),吻戏的时候差点真的亲到了,第二天再来继续录,就发现另一位申请在两人中间竖了一道厚厚的透明玻璃墙。”歌仙眨了眨眼,以一句悲悯的语气结束了故事,“另一位新人声优,叫做笑面青江。”

青江哈哈大笑起来,蜂须贺冷哼了一声,石切丸左右看了看,只好做默哀状。

“那这样好了。”蜂须贺突然笑起来,伸手握住了石切丸的手,“我下一个本子里的受,石切丸先生有没有意愿来尝试一下?”

“……哎!?”

 

人世间真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艰难。

好容易下班回家,石切丸坐在床上心累地想起一位旧友的惯常台词。一星期前的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像是异世界一般,到今天他就被一位“这个”世界中的人气角色邀请了一起进行工作。

啊啊,还不是一位是两位,虽说是工作,也不是什么能轻松面对的工作啊……

石切丸叹了口气,视线转向直接放在桌面上的某个文件夹,机械动作一般打开里面的声音文件,某个逐渐熟悉起来的声音响起,石切丸的身体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要不要打个电话呢?”剧中人迟疑着,按键音一个一个传来。

“叮——”

咦?

石切丸下意识接起了电话,熟悉的声音同时从耳内耳外传过来。

“晚上好?”

“……咦!”

石切丸几乎是扑过去切断了笔记本的音源,小心翼翼喂了一声,这才确认确实是接到了青江打过来的电话。

“怎么了啊。”那边语调轻松,石切丸几乎是立刻想象出了那人轻佻笑着的样子。

“没事……倒是青江前辈,有什么事吗。”石切丸咳嗽了一下,虚张声势,假装冷静。

“啊,是这样。之前不是有说到有朋友愿意转手音乐会的票吗,但是,有一点点的小麻烦。”

“小麻烦……?”

“是啊,因为那位手中原本就收了两张票,只愿意两张一起转手呢。”

又来了,石切丸脑内直接浮现出了青江讲话时的样子,句尾那个笑意,是唇角的轻轻一勾。

“所以,”脑海里的那个青年慢慢地眨了眨眼,“你明天,有没有时间?”


TBC.




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鲁迅先生但书君的下一棒→track06

评论 ( 9 )
热度 ( 183 )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