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青】にっかり青江今天的生活也很愉快

这边也存一下文字档

又名“青江老师的下捏它教室”

 主CP石切丸x青江,副CP比较明显的大概就是大太兄弟组……

 

1.本丸的日常

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几乎形影不离。

五虎退:“啊…因为是兄弟吧?藤四郎们也经常在一起……”

青江:“那也太好了?简直像一心合体一样。”

五虎退(下意识点了点头):“……不,等等,那个词不是念做‘一心同体’吗?”

青江“不不,就是合体,一心合体!(音类似)”

五虎退:“啊…啊……”

突然出现的石切丸:“好了青江,不要教坏小孩子。”

五虎退:“啊,石切丸大人,谢谢您为我解围……”

石切丸:“嗯?我只是觉得很有趣,一直在旁边看而已。”

五虎退:“……虽然很对不起,但是我想要收回刚才的那句话。”

 

 

2.做饭中

 

烛台切:“秋田,我刚才好像是让你把盐拿过来吧……”

秋田:“是的,怎么了吗烛台切桑?”

烛台切:“这是糖。”

秋田:“天、天呐,我居然犯了这样的错误,要是有个洞的话真想……”

青江:“玩弄一番对吧!这种用O感冲淡罪恶感的方式我理解哦(拇指)”

药研静静地走过来把青江拖了出去。 

 

 

3.重要的右手

 

石切丸:“青江,主人让我转告,下一次的远征拜托你来带队。”

青江:“嗯嗯,毕竟我也是惯战的刀呢。”

石切丸:“那么到时候就由我来辅佐。”

青江:“感激不尽!就拜托石切丸大人来当我的右手一起努力吧!啊,右手在某种意义上可是恋人的意思呢w(说着走掉了)。”

石切丸:“我的荣幸…………咦?”

 

 

4.酒会中

 

青江:“那么现在模拟情景「如果在恋人的房间里发现黄书会如何回应」请美丽的次郎太刀扮演女朋友!”

太郎:“等等,为什么是次郎、”

青江:“预备,开始!”

次郎:“(向着太郎一脸委屈的)真是的,为什么有了人家还要拿这种书当配菜~”

太郎:“这、这是因为……你是主食啊!”

次郎:“……咦、咦?”

在场的其他人全体戴上了墨镜。

 

 

5.不悯的开端

 

远征驻扎在河边

乱:“去河对面玩吧?”

鲶尾:“好哦~”

骨喰:“那么鲶尾牵着我的手。”

前田:“我就负责探路好了。”

 

站在远处的青江:“啊~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一个玻璃瓶和一群食人鱼吧。”

准备食物的药研:“这个梗糟糕得短刀们都听不懂真是太好了。”

一期一振:“………∑”

 

*一期哥也不懂。

 

 

6.石切丸的祈愿箱

 

安定:“石切丸大人?您看起来非常苦恼,怎么了吗。”

石切丸:“是安定啊……嗯,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前段时间,为了替本丸的刀剑们分担困扰,我制作了一个祈愿箱……”

安定:“然后出什么问题了?”

石切丸:“‘无论有什么样的不满都可以写在纸条上放进这个箱子里来,我会努力替大家祈愿的’这样对青江君说了之后,他放了一张这样的纸条进来,我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安定看着那张写了“欲求”二字的纸条。

安定:“嗯,烧掉吧。”

 

 

7.善解人意的青江

 

烛台切正在准备晚饭。

青江:“昨天晚饭后散步的时候,本来想去找石切丸大人确认一下第二天的远征行程的。”

烛台切:“嗯。”

青江:“但是时间有点晚,稍微有些担心会不会吵到他,说不定在洗澡?或者已经睡下了呢……”

烛台切:“你还真是善解人意。”

青江:“甚至有可能,正在【以下内容自主规制】,面临[哔——]的一瞬间!”

烛台切:“……你还真是善解人意(棒读)。”

 

 

8.善解人意的御神刀

 

远征前的调整队伍

已经准备好装备的青江站在门口等其他人。

石切丸:“调整阵容了哦,青江。”

青江:“嗯?藤四郎们都不来了吗?”

石切丸:“准确的说,除了我和你之外的所有人都被调去了其他队伍。”

青江:“那这次的远征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石切丸:“是的,请多指教……嗯?你脸红了呢。”

青江:“没有!这只是、只是……啊对,这只是……单纯的发情期而已!”

石切丸:“哦呀,那可真有趣。”

 

 

9.重要的地点

 

石切丸是四把大太中最迟来到本丸的。

审神:“那么就拜托青江带石切丸大人熟悉一下环境——”

青江:“没问题哦。”

青江:“这里是手入室,隔音效果很好。”

青江:“这里是手洗间,最后一排是单独隔开的。”

青江:“这里是平常没有人使用的空房间~”

青江:“这里是空间狭小的杂物储藏室,环境虽然是差了一点啦。“

石切丸:“等等,恕我冒昧,为何锻刀室被随意略过去了呢。”

青江:“诶?我是想优先介绍比较容易使用到的地点……”

石切丸:“……究竟是,怎样的使用方法呢。”

 

 

10.忧郁少年床单(划掉)山姥切。

 

突如其来的大雨。

站在本丸门口看雨的山姥切国广:“我喜欢雨声呢。”

路过的青江:“啊啊我明白的,雨声可以遮住自[哔——]时发出的声音对吧。”

山姥切:“……你给我走。”

换来了路过的第二人。

吸取了教训的山姥切:“…我讨厌雨声。”

路过的三日月宗近:“哈哈,是因为下雨听不到脚步声,独自进行活动的时候没法安心吧?老人家我懂的哟。”

山姥切:“……。”

忧郁。

 

 

11.血迹的价值

 

远征中

鸣狐:“啊呀,青江和清光的衣服上沾到血了。”

清光:“诶真的……”

青江:“同样是鲜红的污迹,沾在女性身体上不知为何就会让人有价值提升的感觉呢。”

安定:“抱歉,清光是男性啊、姑且。”

清光:“姑且是什么意思?!”

 

 

12.可疑的气味(不悯的发展)

 

(由次郎领头的)酒会中。

平野:“次郎殿真是非常能喝呢……”

厚:“平野不会喝酒吗?”

平野:“岂止是不会,我是闻到酒的味道就会醉倒的程度。”

路过的青江:“那是不是闻到O液的味道就会……!”

厚:“喂——药研哥在哪里——”

(就在旁边的一期一振:∑)

 

 

13.已经逐渐习惯以至于无人愿意吐槽的本丸。

 

认真讨论战术的场合。

石切丸:“出手顺序除了机动值之外还与什么有关系?”

和泉守:“是阵型吧。”

崛川:“兼桑说得对,位置很重要。”

青江:“但是和各人习惯也有关系吧?一直在左边的话突然要放到右边去也会让人很困扰,位置的话果然还是固定下来比较好。”

众人:“……。”

烛台切:“……用运动短裤可以固定住吗。”

青江:“我是在说出战位置哦?是出战位置!……你们在看哪里啦。”

 

 

13.偶尔很正常的审神者

 

青江:“这儿啊,榆木脑袋还真多诶。就算是引诱也不上钩,真冷淡啊。”

审:“诶,怎么说?”

青江:“明明让宗三和小夜都相信了不穿内裤会让真剑必杀更有杀伤力,江雪那家伙却无论如何都不上当呢。”

审:“……他是个理智的人实在是太好了。”

 

 

14.虽说正常也只是偶尔而已

 

本丸的厕所最后一排有着坐式的便器,很少使用,偶尔过去的短刀们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乱:“那里被人写了字呢。”

前田:“便器在前端的部分被写上了一个‘肉’字……”

其他人:“……。”

短暂沉默后。

烛台切:“是青江干的吧。”

江雪:“认可……”

和泉守:“这次可得让他反省才行!”

簇拥到主将房间后,审神者听取了此次投诉。

审神:“咦,那个好像是我写的耶。”

其他人:“……。”

审神:“啊哈哈哈~”

作为近侍的药研:“请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大将。”

 

 

15.短刀们的常识*

 

青江:“人类的身体可真是奇妙啊……”

药研:“为何突然这样感叹呢?”

青江:“咸或辣的东西吃多了,舌头就会发麻起来,喉咙干渴,忍不住想要摄取水分,然而甜的食物,就算吃掉很多也没有关系。”

药研:“确实如此。”

青江:“啊不过,吃过甜食之后,就算是优雅矜持的女性,也会忍不住想要喝一点咸腥的液体呢。(笑)”

药研:“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青江你所说的那种液体,味道是苦的。”

青江:“咦?”

药研:“是苦涩的。具体的味道还会因为当日食用的食物而改变。”

青江:“……咦咦咦!?”

药研:“啊,原来你并不知道啊。(笑)”

笑面青江,(因三观震撼而)重伤。

 

*关于这个梗来历的解释:作为防身武器,短刀和肋差们因为长度比较方便的关系,在一些特殊时期主人们甚至连上床时都会随身携带,这也就意味着短刀们其实阅历非.常.多,而长度不方便的太刀大太刀们就没有这种特殊待遇了。顺带一提,因为身型比较高大(刀长较长),同为肋差的青江也是没有这种体验的。(笑)

 

评论 ( 6 )
热度 ( 132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_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黄段子大集合,我喜。ヽ(`(∀`(´∀`)´∀)´)ノ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