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田螺姑娘


  方士谦x王杰希
  *轻微的高→乔
  *很有病
  words by _郄


BGM :Never more-目黒将司
  
  一、  
  方士谦落荒而逃的那天,王杰希正在微草天台上迎风而立,俯瞰众生。
帝都八月的风吹得他衣裤猎猎作响,王杰希拿起手机盯着方士谦发来的那条“小队长我走啦~”后面飘的小红心,一刻也没迟疑地选择了“拨打此号码”。
    那边接得还挺快,不知道因为心虚还是什么,“喂”都喂得小心翼翼。
   “方士谦,”王杰希的声音平静无波,“你的壳忘带了。”
   “什么?!”下意识爆出一句粗口,悉悉索索的声音响了一阵后方士谦舒了口气,“没忘啊,小队长你驴我。”
    王杰希笑而不语,果不其然几秒钟的沉默后那边又传来了声音,幽幽的、僵硬的、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小队长……你怎么知道……我有壳……”
   “呵。”王杰希冷笑一声,果断撂了电话。

  其实这件事要解释起来也并不复杂,无非是身为微草队长的王杰希大大某日未曾提前告知的突然折返,从而发现自己的好队员兼同居人正泡在浴缸里,恰到好处的天气与水温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地卸掉了方士谦原本堪称严密的防御,让他以舒舒服服浸在水里的姿态露了原型--手里还紧紧抓着他的壳。
  好在他的本体比他并非人类这个事实还要更让人容易接受一点,王杰希由衷的认为,田螺,比某些拥有诸多触手(还附带吸盘)的软体海洋生物要好多了,秉着某种(令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奇妙心思,他心安理得的对所有队员--包括方士谦本人--瞒下了这件事。
  --而如今这个人(妖?)竟然好意思腆着脸跟他说年纪大了状态下滑要退役……天知道妖怪的寿命是人类的多少倍!而这家伙现在又活了多久了!一想到这王杰希就气得不行,以至于鲁莽的采取了报复行为--刚才那个电话所代表的意义,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也许是泄愤,也许只是另一种表现形式的道别。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要起飞了,王杰希叹了口气,抬脚打算下天台前,极其自然地朝下面瞥了一眼。
  而这一眼让他嘴角抽搐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微草战队所有成员,包括队员和经理,都在楼下站着,团团围住一个硕大的、颜色鲜艳的气垫,就在王杰希愣神的这当时,刘小别还举起了一个扩音喇叭,鼓足了声音大喊,“队长!不要想不开!走了一个方!还有千千万万个方!……队长!不要想不开!”
  ……王杰希突然就不想下去了。
  
二、  
  与此同时的方士谦斜倚在商务舱宽大的座椅上,心情复杂地盯着手里的手机。
  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一遍遍提醒着飞机即将起飞,请关闭所有电子设备,而他手里的手机也仿佛很是配合的,再也没有亮起来过。
  他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任由上升气流在耳廓里回响的声音淹没整个脑海。
  眼前一明,又一暗。
  也许这就是结束了,他无不嘲讽的想。并不是不难过的,然而作为亲手选择了结局的人,他似乎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
  
  好在事实证明一味逃避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浑浑噩噩把自己安顿下来才没几天的方士谦,迅速收到了来自国内的现世报。
  快递。不大不小一包。跨国空运。邮费不菲。到付。
  寄件人一栏里端端正正写着,王杰希。
  那一刻说不好他是觉得庆幸多一点还是窃喜多一点,总之就连他自己都难以解释那一瞬间的迫不及待。
  于是他三两下扒开了层层包裹,内里剔透的质地一点点展现在了眼前。
  是一个10x10的密封鱼缸,里面还有两只透明而硕大的水母在悠闲地游来游去。
  方士谦的思维停滞了一秒。
  这个能吃吗?他忍不住以大天朝人民的淳朴思路想了想。
  
  总之从那之后他开始三天两头收到从国内来的快递包裹。全是裹得严严实实不大不小一包,全是跨国空运,全是到付。
  最重要的一点,寄件人全是王杰希。
  ……噢也许还有更重要的,内容物全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又收到了三只章鱼后,方士谦在满屋子惨烈的蛋白质气味中给王杰希打越洋电话。
  “小队长,”方士谦语气沉重,“你昨天寄过来的海螺死了。”
  “那是一星期前寄的。对了,那不是你的同类吗。”
  “……我是田螺,田螺!”方士谦呲牙咧嘴,随即意识到对方看不到,便只维持了语气上的呲牙咧嘴,“就是你们人类童话传说里的那种田螺姑娘!小队长你没有童年的吗!”
  “我从来不知道田螺‘姑娘’里还有男人。”王杰希冷静的给自己加上重音符号,顿了顿又补充道,“哦,还是个基佬。”
  方士谦气愤地撂了电话。
  
  不过王杰希确实没有童年,他摸摸下巴,迅速去翻看了一下相关资料。
  没翻多久就意识到传说和现实有多么严重的不符,王杰希登陆skype呼叫方士谦,“为什么你走之前不给我生个孩子?”
  “我为什么要给你生个孩子?!”方士谦震惊了,“我是男的!就算不是人类我也是雄的!”
  “童话里是这么说的,”王杰希示意他的前队员保持冷静,接着念了一段他刚刚翻到的田螺姑娘童话,“妖精们充满好奇心又足够无情,往往在和纯真的农夫结婚三年后生下孩子,在此之后便觉得无趣,缩进自己的壳里去世界的另一端游山玩水,留下农夫和半人半妖的孩子在原地cry cry cry。”
  “……。”方士谦又一次深深地震惊了,发出的声音都带着断断续续的颤,“小队长……你这是看的什么变种黑童话……”
  “哦,从小袁那儿看的。”王杰希毫不犹豫地卖了队友,转头奔向下一个话题,“田螺人(他明智地改变了称呼方式)的壳不是可以一缩进去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么,既然这样还要坐飞机走?”
  “哪有那么方便……”方士谦传过来的声音有点模糊,王杰希猜测他正在掩面。“从壳里出来的地方是随机的,我可不想一爬出来发现自己掉进了谁碗里……而且现在有这么便利的出逃方式,谁还会用壳啊。”
  “哦……”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子,“不用的话,你要怎么才能知道你手上的壳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方士谦震惊得掉线了。
  “我觉得方神退役之后和队长的联系反而更频繁了。”刘小别躲在自己的显示屏后头对着许斌做口型,骑士大大回以噤声手势,从QQ上发过去一条消息,“别说,打扰别人谈恋爱要被驴踢的。”
     刘小别做了个鬼脸,把耳机扯下来捂住眼睛假装墨镜。

     恋爱吗?可两位当事人貌似都毫无这个自觉。

  
  三、
  不论打游戏这一茬,方士谦一直自认为从出生开始就是个挺正常的好人,而他的小队长则应该脑袋上顶个光环被放进神龛里,高高悬在房檐儿上日日供上香烛,一众人在下面拜倒口中高呼魔术师大大!简直是翻手为云覆手雨,秒秒钟倾倒众生不在话下。
  如此郎君,漂亮得像魔鬼,方士谦假模假样的在脑子里想了想他的王杰希大大推着婴儿车在林荫道上散步的样子,迅速觉得自己是白日里见了鬼。
  实在是不那么合适,可海外邮包还在继续,方士谦买了个大水族箱把寄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养起来,背靠着沙发,在或人工或自然的照明下断断续续看微草的比赛。
  自他走之后王杰希打法愈发沉稳,性格里那些奇妙的部分似乎是逐渐沉淀了下来,变成某些更加深邃却繁琐的东西--比如关于单亲爸爸这个绰号的来历。
  然而方士谦知道这一切皆是扯淡,王杰希确实转了性子没错,不着边际的奇思妙想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尤其体现在给他寄来的那些玩意儿上。
  海螺。自从他上次纠正之后田螺也多了不少。章鱼。各种贝类,能吃的不能吃的堆起一堆,最扯的是还有一条听说性情极其暴躁浑身上下都能给人戳一大包的狮子鱼。
  不过自从王杰希指出他的壳很可能是假的之后他就迅速不安了起来,虽然从表面上无论怎么看都和本物毫无差别,但方士谦就是微妙的觉得哪里有些别扭。
  可他又不能随随便便就缩进去试试看。
  好吧,绝地反击的时刻到了!方士谦在心里冲自己一握拳,说完又觉得有点儿没底。
  
  不过一周王杰希就收到了远渡重洋的回礼,三年份,绝对厚重又超值,足足比全战队最高的王杰希还要高上两厘米,可疑的高度和很相称的重量让王杰希毫不犹豫的起了疑心,还好小别和英杰齐上阵拖住自家队长,才勉勉强强制止住了魔术师大大试图拆包之前先往里面插两刀的不良意图。
  直到彻底拆开之后王杰希才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队员把从包裹里拆出来的巨大图腾柱——或者之类的什么玩意儿,上面刻着精细繁复然而一丁点都看不懂的花纹——给扔到院子里去。
  “按照方神的说法……”高英杰绕着院子里的图腾柱转圈圈,嘴里小声自言自语,“这应该是特别灵验的许愿图腾,只要扔下硬币再绕着转三圈,心心念念想着的人就会马上出现在眼前……”
  “是顺时针绕三圈还是逆时针绕三圈?”乔一帆特别实诚的问。
“不清楚,又没有使用手册,我想试试先顺时针再逆时针,一帆你觉得……一帆???!!!”
  高英杰也觉得自己是白日里见了鬼。……咦为什么他要用也?
  “不对……一帆你为什么在这里?”
  “不是英杰想念我了吗。”乔一帆羞涩地笑,视线瞥到高英杰身后王杰希的表情,吓得赶紧拉着高英杰逃离案发现场。
  
  “方士谦。”王杰希面容严肃,“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壳给砸了。”
  “那东西早就不在了吧,小队长。”方士谦苦笑了一声,没有如同王杰希所想的从图腾柱里蹦(?)出来,而是普普通通从他身后走了过来,声音里有种难以分辨的苦闷,“小队长知不知道为什么田螺姑娘只肯在农夫身边待三年?”
  王杰希一挑眉,“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你才无情你才无义你才无理取闹……不对我才不要和你玩这个,说认真的。”
  ”好吧你说。”王杰希不动声色的侧身,微微和走过来的方士谦拉开距离,却又并未离得太远,足够握手,不够拥抱。
  方士谦又不自觉地叹了口气耸耸肩,随手抛起手里的螺壳,漫不经心地接住握在掌心。
  “那是因为留得太久就会回不去了。螺壳被喜欢的人类拿走就会不明缘由的消失不见,而失去了证明身份的凭证,妖精也就再也回不去自己的世界了。”方士谦垂下眼帘苦笑,忽然指尖触碰到温热,接着掌心一空。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螺壳在王杰希手中化为灰烬。
  “等等,这不是、我以为……诶?!”
  “你刚才说,喜欢的人。”王杰希没理他,面无表情转身进了微草俱乐部的大楼,“我想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好好谈谈。”
  方士谦愣在原地,慢慢地、慢慢地露出了计划通的笑容。

评论 ( 13 )
热度 ( 136 )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