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林】Inganno -01

扔个旧坑开头以示填的决心!


——

*恶魔与驱魔人paro

*(后面也许会)夹带私货


Inganno

words by _郄


林敬言念到第31分钟的时候才意识到有哪里出了差错。
那本来只是个简单的组合召唤咒,昂长但并不繁复,按理说不应该还没念完才对。
林敬言开始分神想是不是第七分钟时的a念成了e,又或者是第十分钟的y念成了i。
他叹了口气,念诵却完全没有因这个动作而中止。
这表明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个微弱的、小小的声音,像是躲在他声音里面似的,重复着他念诵的内容。随着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个声音也越来越高,到现在简直像是尖叫声一般,彻底盖过了他的声音,用着诅咒一般的语气,念出晦涩不明的文字。
恶魔的气息如有实质般包裹着林敬言的周身,充斥着这个空间,暗而黏稠的在空气中扭动,时不时露出一张张痛苦咆哮的脸孔,接着又隐去。各种迹象都表明着,这里即将有一个来自其他位面的强大生物降临。
林敬言开始试图找寻各种方式制止这件事的发生,他首先掐住了喉咙——没用,声音根本不是由那里发出来的,而且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十分愚蠢。
接着他看了看周边,地下室隐秘而破旧,林立的书架上放满了厚重的旧书,此刻似乎被这样的场景所吸引,不少书籍上探出了模糊的脸孔,带着嘲讽的笑容远远盯着他。
……换句话说,就是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圣器的存在。
林敬言闭了闭眼,一瞬间甚至想到了自绝经脉——可惜他并不会那门古老而神秘的技艺,也无法打开游戏菜单。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当下,念诵的声音不知在哪一句之后停了下来,满室寂静,甚至连那些平时待在空气里吵吵嚷嚷的皮可西们都默不做声地静了下来,召唤也许是成功了,也许是失败了。林敬言站在魔法阵边缘,紧张地盯着那个复杂花纹的中心。
然而不在那里,有一双手悄悄从背后勾住了他的脖子,轻佻而快乐的声音响起,林敬言甚至感觉到了耳廓的一阵湿润。
“是您在召唤我吗……我的主人?”

林敬言站得笔直,头也不回地回答他,“不是我,是时代。”

“……?”才来人间没多久的小恶魔表示完全不懂这个老梗。

其实林敬言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紧要关头他还有说冷笑话的心情,他只是隐约觉得这样的场景已经发生了太多遍,多得他简直要丧失了危机感,从而忘记现在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货真价实的恶魔,或许阶数还挺高。

“你…”他皱起眉,往旁边退了几步,保持着让魔法阵和恶魔都能完整保持在视线范围内的距离。

面前的人……不,面前的恶魔,有着一头纯黑的短发,细碎的刘海妥帖地垂在他额头上,再下方是一对琥珀色的眸子和笔挺的鼻梁,总的来说长得非常不错——但这正是要警惕的地方,林敬言暗自提醒自己,任何一个驱魔师都明白,恶魔在人间界显露的外貌越出众,代表他在地狱所处的地位越高——再说了,没有人知道那些恶魔还卡在地狱里的那一大块原型究竟长什么样。

林敬言不动声色地又移了一步,背在身后的手捏了个防御魔法,而恶魔仍然没动,站在原地眨着一双写满了好奇的眼睛乖乖地看着他,就好像他真的是他已经签订契约的主人一样。

不,他确实是他已经签订契约的主人,契约已经成立了,林敬言清楚地明白这一点,此时的他只要念头一动,契约的内容就像是爆炸的烟花一般占据了他整个意识,撑得他头脑胀痛。繁复昂长的文字最后一排是一滴鲜红的血液——这来自他在仪式开始前滴在法阵中央的——血液中还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签名,简短的一个单词。

血液能够有效提升术法的力量——林敬言回忆着基础阵法学上面的文字——有时候,如果您足够幸运,还能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奇迹般的提升。所以当力量不够时,试着给自己放血吧~!

我可不想要这样的幸运。他面无表情地把那段语气欢快到诡异的文字从脑海中挥出去。

他并不擅长阵法,这是事实,否则不会连这样简单的召唤阵都必须借助血液的力量,而这样的结局……林敬言开始仔细回忆自己最近是不是见过了某个异常擅长倒霉的前辈。

不过当前这些都不是重点,他揉揉额角,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到契约内容上。

阅读内容引得他头疼不已,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不过仅仅如此并不能阻止他完成这项工作,他将所有内容记在了脑海里——当然那契约本身似乎也存在于那里——并清楚地辨认出了那滴血液中的单词。

Rye.

是那恶魔的名字?林敬言抬头看过去,那恶魔仍站在原地看着他,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Rye?”他试着出声叫他。

“您叫我吗!”恶魔惊喜地睁大眼睛,欢呼一声就要扑过来,“您呼唤了我!主人呼唤了我的名字!”

林敬言面无表情地捏响了指关节。

“噢好吧……”恶魔讪讪后退站回原位,“您以物理伤害威胁了我……”

“别装得好像你很怕一样。”林敬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叫你方锐。——不许拒绝,不许反驳。”

这句话话音刚落,黑色的藤蔓从恶魔脚下腾起——现在他叫方锐了——结结实实缠绕上他全身,闪了闪,随即又隐去,林敬言隐约在藤蔓间看到了夹杂的契约文字,内容却看不明确。

“这真是不公平。”方锐小声嘀咕着,“契约拒绝我窥探内容也就算了,居然还赋予了授予名字的权利……”

“什么?”林敬言没听清。

“没什么……”方锐无精打采地垂下眼,“虽然我无权质疑主人您的品味,但这个名字和画风也太不相符合了……”

“……”林敬言不为所动,“不喜欢你可以解除契约回去。”

“怎么可能不喜欢!”方锐迅速高举双手以示立场坚定。

林敬言有点心累地捏了捏鼻梁,不知怎么的,一旦他开始和这个恶魔对话,原本想说的重点就迅速飞到九霄云外。他轻轻咳嗽一声,重新把话题扯回来。“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召唤出你来?”

好生硬的转换话题方式。还有请不要将我描述得像是什么奇怪的物品好吗。

方锐在内心吐着槽,表情仍是一脸真诚,语气坦然还带着点委屈,“您原本想召唤的是什么?”

总之不是你。“一个机械人形傀儡,我要搬家了。”

“噢!原来如此!”方锐琥珀色的眸子迅速亮了起来,他伸展了一下四肢,活动活动关节,同时嘴里配合着发出咔咔咔的声响,装模作样地摆了个机械舞的起势——然后充满期待地盯着林敬言。

“……。”林敬言抬手按了按额角的青筋。“给我好好回答问题!”

“好吧……”方锐失望地抬手打了个响指,原本搁在远处书架上的一本厚皮书飞过来,落在林敬言手中,哗啦啦地自己翻到了中间。

“您所使用的召唤阵和咒语就是来源于此吧?虽然非常遗憾,但我不得不告诉您……”他语调轻快,曲起食指在空气中弹了一下,林敬言隐隐听到了一声尖叫,“这本书其实,是本盗版书。”

“盗版书?”林敬言重复着他的用词。

“是的。”方锐点点头,“说起来,这还是某段历史的见证,我们的杰作……您知道,高级术法,无论它们看起来多么美丽又复杂,都是可以从最简单的法规推导出来的,而人类,噢,可怜的人类,满足于仅仅使用前人的研究成果,被这些强大的术法所迷惑,就像成瘾一般难以自拔,被黑暗所吞噬,真是可爱又美妙……”

“是吗。”林敬言微笑着打断方锐的话,语气轻柔,“我明白了,那么就将你和这书一起,交给驱魔师协会处置吧。”

“请千万别将我交给驱魔师协会!”方锐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摆,——这次林敬言没来得及阻止他——死死不松手,“您看,我是多么的听话且乖巧又有用,无论您想做什么,在契约的约束下我都是无法反抗的……”
他仰起头用一种可怜巴巴而又充满期待的语气和表情盯着林敬言的反应,最顶端的衣扣十分配合地弹开,在不甚明亮的浅黄灯光下显示出纤细的锁骨。
“无论您想做什么都可以……您看,恶魔可没有那些令人厌烦的羞耻心之类的东西。”

林敬言不为所动,方锐眨眨眼睛,改换成充满委屈的表情,“如果一旦,我落入协会那些人手里……”他打了个寒战,不遗余力地表演着胆战心惊,“那群人类疯子——当然除了您以外如果您也属于那个该死的协会的话——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些什么!说不定会将我手脚都绑起来,按在手术台上,划开我的皮肤,比脱下情人的衣服要更急切,将肮脏的手伸进我体内,感受着脏器的每一分搏动……甚至在这样的残忍对待下,我还不能如愿死去!”
方锐愤愤地说,一抬头发现许久没出声的林敬言正盯着他,眸子里闪闪发光,方锐下意识松开手,迅速往后窜了一大步,“您……看起来,好像对那样的情形十分期待啊……”
“呵呵。”林敬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冲着方锐挥了挥自己手里的书,“你刚刚说过,这些东西是恶魔的杰作,还大肆夸耀了一番,对吧?”

方锐可怜巴巴的点头,“我并没有夸耀,您看……”

“我看到了。”林敬言再一次打断他,手心里燃起一小团黑色的火焰,在书的扉页划过去,然后将书拿起来,指着角落给方锐看。

那里印着一个小小的单词,三个字母。

Rye.

“噢。”方锐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林敬言嘲弄地笑了笑,转身走上楼梯,并示意他跟上来。

“您要去做什么?”方锐乖乖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开口。

林敬言又笑了,转头看着方锐,这次的笑容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让方锐觉得毛骨悚然,直到他笑够了才淡淡开口,“家暴。”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_郄 | Powered by LOFTER